沵子

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。

每当我感到害怕,紧张,匆忙,尴尬,迷茫。
我就开始念诗,自言自语,做题,背圆周率,
或者找一个熟而不亲密的朋友,
傻傻地笑,说些庸俗肤浅的话语,
便感到融化于尘土里。

什么都不能说。

如果你还在,
摸着你柔顺的毛,看着你明亮的眼睛,
感到你用粉嫩的舌头舔着我的手,
或许就可以平复一切忧伤。
可你不在了,我的家人,我的娜娜。

恶心。
“啊,这只仓鼠被我饿死了,我再给你买个吧”
“仓鼠贼难养,多喂点就撑死了,不喂就饿死了,嫌弃。”
“不是买,是赔。”
班级群聊天记录,
我有点恶心,它们把仓鼠当成无聊时的消遣,
而在打游戏看电视的时候,把可爱的生灵视为死物。
不知道这些人里有没有一个,仅仅一个,
为了爱护这小小一团,哪怕只是在最大众的网站上搜索注意事项,即便如此,我想也没有。

《叶》,不见

从此以后,我,就是一个坚定的明莹党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骂小白,毫无逻辑,
我承认对于庞尊,虽然告诉自己小白因为他没有自由,
以及他险些杀死高泰明,却仍觉得他有几分可爱,
他是个傻白甜,放在动画里很有几分讨喜,
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责怪小白不选择庞尊,
让庞尊伤心。呵呵。
这些人对于孔雀的态度,让我失望,非常失望,
孔雀的出现比冰公主要早,不知道是什么人未卜先知,
在孔雀刚刚显露冰雪之力时,就疑惑她为何拥有冰公主的力量。
再看几集,决定是否弃剧。
我已经受够这些仙子的塑料姐妹情了,还有思思对孔雀的一丝怀疑,让我心凉,其他人那样的猜测怀疑我都能接受,但思思,那是孔雀啊,你们都可以为彼此付出生命的伙伴,即使她像现在很多人推测的那样是个“小偷”,我也很难过于你的情绪。
难道愿意救她是你的责任感与善良,你却没有真正发自内心的接受她?
我想你与孔雀的羁绊即使没有明莹,荒纱,铁茜,封黑,菲娜她们深,但至少你们拥有相同的孤独感,内心都渴望陪伴,要相互取暖。也已通过了店长的考核,我只当那时你已经接纳了她,现在却有了怀疑。
伴随着对以前喜欢过的人心绪黯淡,
以前没站过的CP,没喜欢过的人,现在怎么看怎么顺眼。文茜在我眼里真正变得可爱,她和铁希的羁绊第一次被我确认,以前觉得她好笑(性格,行为)又可怜(家世,朋友),现在却有些真切的喜欢。
因为一些奇妙的缘分,我最喜欢的角色是思思,因为她,我尝试去相信一些东西,现在怎么看怎么可笑的东西。
真的受够了啊,关于所谓的正派主角团,她们好像善良到可以包容一切,面对冰公主对孔雀的诘问,她们只有茉莉式的冷静分析(简称“怀疑”),罗丽式的超大问号(以你们的塑料情谊,我又能说什么呢),亮彩式的傻白+鲁莽。
却没有人说一句:“不管她以前做了什么,现在我们是重要的伙伴。”之类的话,没有理解,或许你们的友情只适用在安乐之时吧。
对这样一部粗制滥造的动画,我本来就不该抱有多大期待,却傻到付出这么多感情,创造它的人把它当做笑话,我这个局外人,却当了真。
不管以后的剧情如何发展,我有可能再看,却再也不会和别人认真讨论剧情,为了喜欢的角色和他人据理力争,没有好文笔,却一点一点努力写出或许不美不动人,但却溢满我真情的文字。
我本以为不追星逃过饭圈的撕X很幸运,却没想到所谓漫圈(甚至是小孩子看的动画片),更加可怕,腥风血雨。
江湖不见啊,《叶》。
愿退圈能扫开万千纷乱,
还我清明,还我怡然,还我春风十里,
还我干净温柔思绪。

刚从精卫回家,感觉自己确确实实有精神病。啧。

每天同不认识的人道一句安好,
在欢喜时,似乎显得很浅薄,以及寡淡。
但在某一个时刻,你会发现心中有了挂念,
因为那没有意义的,打发时间的事,而有了一缕羁绊,它也就成了件美好的事。
那种感情是月亮,遥远而神秘,
是很薄的感情,
像是少女向往童话,却明白它虚妄,
像是少女憧憬爱情,却知道那个让人心情明媚的少年,只是内心幻想的假象,
像是少女追求自由,却清楚那根本不可能存在。
这种美好像纱,像雾,看不清抓不住,没有实感。
但有时也会不一样,
当某些事情无法对身边的人说出口,
当你成为一座孤岛,阴暗而忧伤,
那轻薄的羁绊便会化作清风,荡去你心上戾息,
它仍无形,却变得真实,愈发动人。

我这人就是帅气不起来.

  自私又何必说的这样冠冕堂皇。我若受伤,不能去伤伤我之人,也绝对不会去假借别人之手做些……莫名之事。   
  你还真懦弱,我讨厌这样的人,虽然我也很弱,很自私,但是啊,除去血脉亲人这样的存在,我才不会牵连其他关心我在意我的人。
  我珍视别人对我的真诚,珍视某种精神上的干净,以及我对别人的感情。曾经,我也这样珍视着对你的一丝好感,想把它留在记忆里,当做浅淡的色彩,只是好可惜,它被你,泼了一盆脏水,留不下去了。
  所以说,为什么要玷污我的回忆。真讨厌。

控制不住我自己。